中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合作社动态

两岸农民合作把小杨梅做成大产业

来源:农民日报    发布时间:2021-11-23 11:09:45

娄荣杏(右)和江冠谊在对话。

“闽广荔枝,西凉葡萄,未若吴越杨梅。”古时浙江杨梅曾因苏东坡的赞美而名满天下,如今这小小的红色果实更是万千梅农的致富法宝。去年10月起,娄荣杏在村内做起杨梅大棚,今年4月开始尝试大棚避雨技术,为家中20亩杨梅林穿上“新衣”,从传统种植转向智能化管理,娄荣杏成为仙居本地杨梅种植方面的带头人。

85后”台湾青年江冠谊2017年进驻浙江仙居台湾农民创业园,如今他的果园已有面积一亩左右的火龙果大棚135个,果树7.2万棵,年产量达到了70多万斤,种植的“尚翔大红”红心火龙果销往台州、金华以及福建部分地区。

江冠谊带着如何进入杨梅产业、继续扩展事业版图等问题,向娄荣杏请教取经。两人就解决农业生产中“老龄化”危机、农产品精深加工、数字化科技农业等方面展开对话。

娄荣杏:目前仙居杨梅种植“老龄化”问题比较突出,都是年纪五六十岁到七八十岁的人从事这个行业,采摘杨梅的工人都很难找。但我听说台湾现在都是年轻人在做农业。

江冠谊:台湾确实如此,爷爷传给爸爸,爸爸再传给儿子,一家几代从事农业生产。我舅舅在台湾种植火龙果,当我自己进入这个行业,却发现没有那么简单。从包装到副食品,增加年轻人喜欢的元素,让大家看到未来前景,才会有更多年轻人加入。

娄荣杏:这正是我做大棚杨梅的初衷,因为大棚跟露天种植的效益不同,主要走高端农业路线,收入更高。今年我的大棚杨梅,40颗售价780元,都供不应求。高品质杨梅完全可以打造成高端礼品,不用担心销路问题。目前我的经营理念就是生态、精品、高效,希望吸引更多年轻人积极参与。毕竟做农业非常辛苦,很多年轻人想到农业就以为需要自己去拿锄头,自己去施肥,自己去撒农药。

江冠谊:其实我们年轻人不怕吃苦。台湾很多硕士、博士,毕业之后依然回到家里,接手父辈的农业,他们自己也背着包、拿着锄头下田干活。我们家历代经商,我就希望换个行业试试,当初去舅舅在南投县的火龙果园学习,每天早晨5点起床,5点半要到基地开始一天的工作,工作经常超过8个小时,那一阵子我瘦了近20斤,非常辛苦。

娄荣杏:仙居杨梅种植面积14万亩,今年全县杨梅产值能达到10亿元左右,几乎全民都在做杨梅生意。目前我们也在做杨梅深加工,杨梅酥、杨梅汁、杨梅酒等系列产品,市场潜力巨大。在整个中国来说,杨梅是小产业,但在我们仙居,杨梅可是非常重要的支柱产业。

江冠谊:听您这么讲,我都想进军杨梅产业了。仙居杨梅的主要优势何在?

娄荣杏:“八山一水一分田”的仙居,县内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有109座,永安溪自西向东穿流而过,常年云雾缭绕、雨水充沛,种植的杨梅核小肉厚、细腻鲜嫩、口感酸甜,独特的地理气候正是仙居杨梅口感出众的原因。不夸张地说,杨梅离开仙居,就没有这个味道了。

江冠谊:大棚杨梅的日常管理和采摘方式有什么特别之处?

娄荣杏:浇水、施肥、捕虫、温度调节,手机上操作就搞定。不用天天往山上跑,节省人力不说,还比以前结果更多,果子质量更好。以前杨梅季如果遇上下雨,山坡上泥泞湿滑,采摘工人爬树很容易摔伤。大棚弄起来之后,下雨不滑,棚内的钢架方便攀爬,另外精细化管理之后,杨梅的果实更大,采摘起来也更方便。

江冠谊:杨梅的技术培训如何解决?

娄荣杏:我们有产销班、农业班,看谁家种得好,也会统一去学习。仙居杨梅协会有13个分会,覆盖3000多人。通过技术培训也搭建了产销对接平台,信息共享。

江冠谊:台湾有先进理念和全新加工方式,非常期待跟娄大哥一起合作。我希望在杨梅产品中增加更多年轻人喜欢的元素,例如杨梅酥、杨梅酒、杨梅饮料,如何分装得更精致、包装得更独特。

娄荣杏:我也有此想法,把杨梅种好,通过江老弟把台湾的深加工企业吸引过来,真正做到精品杨梅,提高产品附加值。我们接下来要依靠科学继续提升杨梅品质,同时增加机械化设备减少人工劳动力。

人物链接

娄荣杏,男,浙江仙居人,现担任仙居采鲜农场负责人、仙居县杨梅协会副秘书长。长期从事水果种植、花卉培育工作,在杨梅施肥、田间管理等方面颇有建树,2018年在东西合作扶贫四川旺苍的杨梅项目中担任主力技术指导。

江冠谊,男,台湾南投人,现任仙居尚翔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大学学习自动化工程专业,心中却有一个“田园梦”。2017年只身北上,来到浙江仙居台湾农民创业园正式开启自己的火龙果创业生涯。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宫宇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