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家庭农场

卧虎山上办起“开心农场”

来源:齐鲁壹点    发布时间:2021-02-18 14:31:37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邱明

编者按:家乡,总有我们在乎的人、在乎的事、在乎的发展和在乎的变迁。2021年春节,齐鲁壹点联合可口可乐重磅推出《我和我在乎的家乡——春节蹲点报告》系列报道,通过记者见闻,记录我们每个人所在乎的家乡,展现山东决胜脱贫攻坚和美丽乡村建设所取得的成就。

2014年11月份,临沂市蒙阴县人任庆梅在村子东北侧的卧虎山上开办起自己的家庭农场。6年多以来,从零零散散三四十亩地发展到连片三百多亩,整座卧虎山成了她的开心农场。

垦荒种地,她把家从水库边搬上山

大年初三,年味还没走,零星响起的鞭炮声,顺着山沟七绕八绕从山下传上山。头天夜里下起开春第一场雨,相比过年的味道,任庆梅更喜欢雨滴渗透泥土后扬起的生机。

任庆梅所在的临沂市蒙阴县蒙阴街道陈家庄村,是个毗邻水库的山脚村,任庆梅嫁到村里后也曾住在水库边。“山里人靠地,地多粮食就多。”大约20年前,任庆梅的孩子还没出生,为了多开荒种地,她执意和丈夫李国搬到山上再建房安家。

那个时候山上没有路,拖拉机都上不来。”任庆梅认准了要跟土地打一辈子交道,整地、修路,把日子过得围着卧虎山转,丈夫李国在外跑运输挣回的钱都投进了卧虎山。

到2014年,任庆梅在山上垦荒三十多亩,再加上自家的五六亩口粮田,耕种了接近四十亩山地。

卧虎山上相对瘠薄的砂壤土很难让粮食满仓,除了种花生玉米地瓜等常规作物,任庆梅想要效益更高的经济作物。农闲时节,她曾经卖过一段时间水果,发现大樱桃效益比较好。“苹果一斤才两三块钱,大樱桃一斤十好几块,还比苹果好管理。”2000年左右,任庆梅用大樱桃树替换了山上的板栗和苹果,又借助蒙阴是“蜜桃之乡”的品牌,发展了近200亩蜜桃。

2013年,任庆梅第一次听到“家庭农场”说法时,意识到这将是规模化的农业模式。“那时候家里的三四十亩地分散在好几个山头,光是转圈走路上去都不容易。”2014年11月份农闲,任庆梅下山到县里咨询如何开办家庭农场,当天就完成了登记注册。随后几年,通过土地流转,任庆梅的卧虎山家庭农场发展到300多亩。

大樱桃+蜜桃+养猪+养鸡,形成生态产业链

老话讲,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说的是养殖业在没变现之前,效益与风险旗鼓相当。

在任庆梅看来,种大樱桃承担的风险不比养殖业小。大樱桃成熟期集中,又不耐储存,特别是大规模种植,留给采摘和销售的时间窗口只有一两周。2019年前后,她已经在卧虎山种上了百余亩大樱桃。“7000多棵樱桃树,一天得雇一百多人采摘、分拣、打包,市场上一天一个价,晚一步就是几万十几万的钱没了。”

这样的风险,任庆梅遭遇过。有一年,有客户预定了两万斤大樱桃,并支付少量定金。但是当任庆梅连夜组织人分拣装箱后,对方却表示市场价格已经在下降,只愿意按照定金收购2000斤。“接近两万斤不是个小数目,很难临时找到下家把已经装进箱的大樱桃收走。”那一次,18000斤的大樱桃烂在了箱里。

这样的打击让任庆梅意识到“鸡蛋不能装在一个篮子里”,除了大樱桃,她还要拓展农场效益来源。“又弄了土鸡、土猪和鸽子,鸡就散养在山上,土猪用粮食喂足15个月。”无意之间,任庆梅的家庭农场形成了生态链条,间作的玉米、小麦、地瓜等作物,为养殖提供了优质饲料,后者又为果树提供有机肥。

风险分担,让任庆梅一年的辛苦没有白费。2021年春节前,农场里土猪肉卖到了45元一斤。“有客户一个人就要了3头,年前一直忙活着打包发货。”

办电商开直播,期盼新机遇

300多亩地,整座卧虎山。对任庆梅来说,这个分量并不轻松。

家庭农场不光是种地养猪,还得跑市场。”任庆梅说,跑市场是她的短板。“特别是电商这一块,我一直没弄好,前段时间也开了快手直播,粉丝还不到1000人,几天不露面就掉粉。”农场里,任庆梅的丈夫负责种养技术,任庆梅负责销售,她曾经尝试过网店、直播等不同途径,甚至还找人做了卧虎山家庭农场的自有网站,能熟络与大山打交道的她,玩起这些还是有些吃力。

除了面对形式多变的销售模式力不从心,卧虎山上的配套基础相对薄弱是任庆梅的另一块心病。2月14日上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驱车上卧虎山时,根据地图导航走了一路蜿蜒曲折的土石路,两侧灌木把车身刮花,路面坑坑洼洼多次迫使记者下车观察合适的行车角度,记者一度怀疑是导航走错了路。

任庆梅说,记者上山确实走错了路。她介绍,2018年前后蒙阴县给她的农场取捷径修了一条1000余米长、3米宽的水泥路,但是农场规模逐渐扩大后这条路还是显得有些窄,并且导航地图不推荐走这条路,好多上山的外地人经常误走记者来时的那条生产路。

搞农业投入大产出慢,几十万几十万地扔进去看不到多大动静,路是眼前最大的难题,还有用工成本比较高。”任庆梅说,近年来她家中的积蓄、农场收益以及惠农贷款等各项资金,已经在卧虎山上先后投进去了500万左右,销售上的力不从心叠加投资成本,她想过要换个模式让卧虎山农场发展得更好。“比如可以引入投资,我们两口子给管理干活,把这里开发成农业综合体。”

任庆梅的想法与陈家庄村党支部书记陈文刚的想法不谋而合。后者介绍,在任庆梅的带动下村里也有人搞家庭农场,但是规模还没起来,卧虎山距离蒙阴县城直线距离不到5公里,山上的风景和农场适合采摘和吃住游一体开发,但是仅靠任庆梅两口子和村里很难做出这样的大手笔。

要让卧虎山成为更多人的开心农场

能扛起卧虎山,必定要有比山宽阔的肩膀。

进入任庆梅一家生活的五间平房,那是与山里普通人家无异的陈设,就连取暖也是常见的“憋气炉”,推门迎面而来淡淡烟火味。任庆梅说,山里人哪有像样的闲情雅致,只在春节能歇上一两天,在记者登门前的大年初二,她和丈夫已经找人在桃树林修剪了一天树枝。要不是初三这天下雨,他们应该还在地里忙活,没有时间顾家里的安逸。

中午饭后,任庆梅打发读高一的儿子到山下的电商服务站“值班”。那是县里扶持建设的一个集电商、物流为一体,面向全体村民服务的站点。在那里,农场出产的蜜薯干、小米、蜂蜜、山楂条、粉皮、大樱桃罐头等十几种农产品,可以挂到网上销售,村民们收发快递也可以去那里。

家中最显眼的位置,叠放了一摞任庆梅及卧虎山家庭农场获得的荣誉和认证。“最看中其中两块,一个是‘家庭农场省级示范场’,还有一个是拿到了新型职业农民高级职称。”在任庆梅眼里,这些荣誉和认证是鼓励也是压力。

干农业累,跑市场难,撑下来得到的就是开心。”任庆梅说,春暖花开、果实满枝头的时候,游客、顾客上山赏花、采摘,卧虎山是他们的开心农场,守着满山果树,这里也是她和家人的开心农场,她希望卧虎山的路越来越宽,成为更多人的开心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