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合作社文化

玉林市染织厂:从村民合作社到行业巨头

来源:玉林日报    发布时间:2021-02-10 10:05:51

2018年4月25日,玉林市染织厂将最后一批毛巾布交给客户后,正式停产,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家运转了整整62年的工厂,从此再无隆隆机器声。

玉林市染织厂前身是江岸棉纺织工艺生产合作社,建于1956年2月。1985年1月更名为玉林市染织厂,1988年被自治区定为民族产品生产定点厂。鼎盛时期,产品远销全国各地和东南亚各国,1992年,产值、销售收入双超千万元。

如今,虽然玉林市染织厂已经远去,但是,它从一个村民合作社发展成为行业巨头,这个过程中所展现的雄心壮志仍然为人所称道。

玉林市染织厂的大门。

俯瞰织造车间,设计如锯齿形。

玉林市染织厂的生活区。

生产车间规模

为玉林纺织行业最大

在染织厂门口,还悬挂着“玉林市染织厂”的牌子。门口的设计不落俗套,贴着石米,左右两边是花格子窗,窗子下边,雕刻对称的图案:一支铅笔和一个笔托,寓意深远。前面砌着精致花圃,远看像一个菱形花盆,里面的绿植仍然葱郁。

进入门口后的第一栋大楼,便是染织厂原来的办公大楼。整栋大楼三层高,门口的左边,悬挂着“消防重点保卫单位”牌匾,中间还写着“一级”二字。门口的右边,有一面围墙,上面盖着琉璃瓦,中间是一个圆形的门口,左右有梯形小窗。虽略显颓旧,仍难掩当初的靓丽。“这里是职工的生活区,以前厂里的工会在业余时间经常组织职工在这里跳舞唱歌。”原染织厂设备科副科长吴润光介绍道。

厂区左边,便是原来的织造车间。在车间的横梁上,“认真执行岗位责任制”“灭懒惰、墨守陈规、安于现状之气!”等当年书写的标语还清晰可见。

这些车间的构造颇为奇特,中间有一条条混凝土打造的横梁,下面又有小型的水泥柱子支撑着。屋顶是木梁结构,盖瓦,顶部呈45度倾斜。整体看去,整个车间呈锯齿形。“这样的设计,主要是便于通风、采光。”原染织厂厂长张敦祥介绍,这个车间面积达3000平方米,是当年玉林纺织行业规模最大,也是设计最好的生产车间。

染织厂的前身为村民合作社

据张敦祥介绍,玉林市染织厂前身是江岸棉纺织工艺生产合作社,是当年江岸村32名社员自带生产工具组建起来的,地址就在江岸村里面。“1956年2月16日开始组建成立,当时有纺纱机41台、松棉机5台、织布机3台和织带机3台。”张敦祥说,开始时月产土纱1335公斤,棉布900米,织带630扎,月总产值6147.6元。到了1959年,与村里其他三个手工业合作社合并,起名“附城棉织厂”,简称“四厂合一”,地址也迁到了当时玉林县城南郊。之后,随着国家政策的变化,厂名、地址几番改变。1969年,改名“玉林县纺织厂”,迁到江岸村西北面的大坡(即当时玉林一中的二校舍),工厂也划归县手工业联社管理。

“1970年,固定资产原值增至6.41万元,拥有职工185人,年产棉布110.4万米,总产值54万元。”张敦祥说,1978年,州珮前卫棉织厂并入,职工增至383人,年产棉布331.65万米、细帐布285.82万米、帐顶布20.77万米,总产值178.66万元,全员劳动生产率4661元/人。1980年至1984年先后更新改造了现代化自动换梭织布机278台和配套副机40多台(套)。

1985年1月,更名为“玉林市染织厂”。“1988年被自治区定为民族产品生产定点厂,生产各种民族蚊帐布、被单布、毛巾。”张敦祥说,1990年,职工人数增至630人,主要产品有各种宽幅纱、整幅纱、线蚊帐布、帐顶布和各种提花被单、斜纹被单及印花毛巾、浴巾,工业产值达504.56万元。

1992年产销双超千万元

在张敦祥的办公室,还悬挂着一块由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玉林市染织厂的“重合同守信用企业”奖牌。“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是玉林染织厂最辉煌的时期,当时260台织布机日夜运转。”张敦祥说起当年的辉煌时期,语气中仍充满着激情。他说,那时玉林染织厂的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并出口至东南亚各国。

在染织厂原来的会议室,悬挂着一面写着“1992年产值、销售双超千万”的镜屏。“1992年是玉林染织厂最辉煌的年份,产值、销售收入双超千万元。”张敦祥说,当时玉林地区行署二轻工业管理局和自治区二轻城镇联社玉林地区办事处特地给染织厂赠送了这面镜屏表示祝贺。当年,染织厂还专门用彩车在城区游行,敲锣打鼓,非常热闹,一时风光无限。

其实,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染织厂畅销的产品还有餐巾。”原染织厂财务科科长梁有芳介绍,那时广东对餐巾需求量非常大,染织厂生产了大量的餐巾专供粤港澳市场。但是,到了1993年,染织厂开始走下坡路。主要原因是染织厂在1992年前后曾投入巨资建了一条棉纺生产线,可刚投产不久,就由于诸多原因停产,致使染织厂亏损巨额资金。到1995年12月,染织厂全面停产。后来,染织厂将生产厂房全部出租给私人老板经营,染织厂的机器运转声继续响起。

2018年,染织厂倒闭。曾经让人仰望的行业巨头,就此倒地不起。

染织厂有“花园”别称

现在说起染织厂,不少市民仍记得染织厂有一个别称叫“花园”。“当时染织厂的职工有三分之二是年轻人,而这些年轻人中,又有三分之二是女工,所以以前的染织厂有‘花园’之称。”原染织厂的一位职工说,那时,染织厂经济效益较好,女工穿着时尚,是城区众多男青年追求的对象,下夜班后常有男青年在工厂门口等候,成了当时染织厂的一道风景线。

80后市民吴伟健是染织厂的职工子弟,爷爷吴寿春是染织厂最早的一批职工,一直干到退休;父亲吴润光高中毕业后也进入染织厂,后来还担任设备科副科长;叔叔也是染织厂的职工。如今,他对染织厂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稔。2018年4月25日玉林市染织厂停产当天,吴伟健还专门为染织厂拍摄了一部专题片,以此怀念这个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老厂。

玉林市染织厂已经远去,但它创造的辉煌,依然有光。

(记者 王耀前 周立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