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家庭农场

姜山蒋忠珊家庭农场坚持走机械化道路

来源:宁波日报    发布时间:2020-05-20 21:50:04

收割机在收割小麦。 (朱军备 摄)

记 者 朱军备 通讯员 牟佳佳 

鄞州区姜山镇是农业大镇,拥有8万亩农田,全镇家庭农场有40多家,蒋忠珊家庭农场是其中粮食丰产、高产的代表。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姜山镇黎山后村的蒋忠珊家庭农场,这里是鄞州姜山与奉化西坞的交界处,田野上是绿色的稻秧、金色的小麦,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一台台收割机在麦田里来回奔驰,收割上来的小麦直接灌入停在路边的运输车上,然后再送到农场进行烘干。

承租土地从50亩到1600亩 规模化经营是农场生存发展的“不二法门”

农场主蒋忠珊是宁波本地人,他原在一家台资企业当模具师傅。2012年,这家企业因业务发展搬迁到外地,蒋忠珊没有随它而去,而是留在家乡,尝试承租了50亩农田,从此他将身份从工人变为农民。

“当农民之苦,只有当过的人才能体会到。”40岁开始务农的蒋忠珊说,最苦是“双夏”,每年7月15日至8月5日,在这短短的20天时间内,必须收割完早稻、插种下晚稻。农时不等人,时间紧张,又是高温季节,天天挥汗如雨。

想不到这么苦的农活,蒋忠珊越干劲头越大,租赁的农田增加到150亩、200亩,三年前扩大到1000亩,妻子也一起来帮忙,并雇用了几名长期工。

“家庭农场的收入并不高,只有扩大土地的经营面积才能产生规模效益。”蒋忠珊算了一笔账,以每亩利润300元计,租种50亩农田,加上补贴,年收入只有4万元,还不够一家人日常开支。所以,必须扩大种植规模。现在他承租的土地已达1600亩,本村土地不够就向相邻的西坞街道租赁过来700亩。

农场主要种植水稻、小麦、油菜、葡萄等作物,其中水稻种植面积1200多亩,小麦200多亩。水稻全年产量约1200多吨,小麦一季总产量大约70吨。

土地面积增加,收割、插种的时间是否会来不及?蒋忠珊透露一个分批种、收的秘诀:将早稻分成早熟、中熟、晚熟三批,便于分时间播种,原来集中的收割时间也拉长成三个时段,便于按时段安排机械进行收割作业,避开了时间过于集中的水稻收种。

蒋忠珊种植水稻大多种的是“双季稻”,为此,他在早稻品种上选用了“甬籼15”“甬籼69”“中早39”等品种,晚稻则选用“宁81”“宁82”“宁84”“甬优1540”“甬优538”等品种。近年来,他还试种了“南粳46”“沪软1212”等口味好的新品种,作为大米零售品种。

从插秧机、烘谷机到植保飞机 机械化是家庭农场提高经营效益的“必由之路”

2016年蒋忠珊成立了家庭农场,同时,挂上了“宁波市鄞州优跨粮机专业合作社”的牌子。

从经营农场开始,蒋忠珊就树立了走机械化道路的理念。模具师傅出身的他,对于机械性能的了解自然比别人多些。“耕地、插秧、烘谷都采用了机器。”蒋忠珊介绍,但小麦收割是请专业人员来操作的,因为一台收割机二十多万元,若由农场购买,使用率不高必然会亏本。现在,由收割机手进行专业操作,一亩地给机手50元费用,成本大大节省。

走进蒋忠珊农场,1000多平方米的仓库里摆满了各种农用机械,大中小型旋耕机有12台,高速插秧机有8台,机械植保机有5台,还有10吨粮食烘干机10台,正在进行小麦烘干,全部自动化,不需要人工操作。仓库外面停放着多辆装谷农用车。

“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这是毛泽东主席60多年前提出的。自2004年以来,连续发出的多个“中央一号文件”将农业机械购置补贴纳入国家支农强农惠农政策的重要内容。在宁波购买农机的补贴力度一直较大。这一政策给蒋忠珊家庭农场走机械化道路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这里的土地保留了原来的状态,基本上能连成一片,也有利于机械操作。”黎山后村党支部书记徐万勇说。

了解到无人植保飞机可以散播谷种、治虫、施肥,最近,蒋忠珊又新购了2台大疆T20植保飞机。

为了丰富农场的产品,近年来,蒋忠珊种植了柑橘、葡萄,在河塘养鱼、养鸭,划出50亩田尝试“稻鸭共生”。绝大部分粮食出售给国有粮站外,每年试种少量优质无公害稻米,投放市场近2万公斤。

蒋忠珊感谢政府部门对种粮大户的重视,除购买农机有补贴、种粮有补助外,还能在病虫害防治、土壤配方施肥等方面获得农技人员的指导。但他坦言,种粮的利润还是太薄,总效益还是七八年前好。他说,粮站收购价早稻谷五六年前是1.6元/500克、晚稻1.78元/500克;到现在,收购价几乎没上涨,但种植成本涨了很多。如化肥、劳动力、种子价格都大幅上涨。以人工成本计算,每工从140元涨到240元;土地租金从每亩500元、600元,上涨到每亩900元。所幸,今年种早稻的补贴每亩另增加了50元,但种粮总体效益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蒋忠珊希望能提高粮食的收购价,对种粮高产的大户有更多奖励。

另外,种粮到一定规模后,自有资金不足,必然要向银行贷款。蒋忠珊说,每亩900元的土地租金需要在种稻前付出,加上100万元的尿素等化肥成本,至今,种下一季早稻已付出各种费用20万元,所以,不得不向银行贷款,而国有银行年利率为5%,商业银行则需7%,“这个利息成本太高了,盼望能给我们这样的家庭农场优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