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研究

农民合作社融资现状调查及农发行多渠道支持探索

来源:农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9-10-26 17:21:17

2016年5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黑龙江考察调研时指出,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带动农户增加收入、发展现代农业的有效组织形式,要总结推广先进经验,把合作社进一步办好。在中国农业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关键阶段,深入调查农民合作社融资难状况,探索多渠道支持路径,对促进农民合作社持续健康发展、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有重要意义。

一、农民合作社融资需求现状及制约因素

农发行通过对山东、河南等15个省的农民合作社的调查,发现近年来农民合作社发展迅速,融资需求旺盛。但总体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融资中面临不少制约因素,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比较突出。

(一)农民合作社的金融需求

融资需求主要有三类:短期流动资金需求。用于购买种子、化肥等生产资料以及农产品购销。贷款额度多在100万元以下,期限多为1年期以内,特点为“短、频、快”,周期性、季节性较强。中期流动资金需求。主要用于养殖、林果行业的设施建设、土地租赁等。生产周期较长,贷款期限为2-3年。固定资金需求。主要用于大型农机具购置、仓储设施建设等,额度一般为500万-1000万元;国家级、省级大型合作社和辐射众多合作社的社会化服务公司资金需求在5000万元-1亿元左右,期限3年以上,最长10年左右。

(二)农民合作社融资现状

合作社虽然可通过社员入股增资来解决部分资金需求,但额度有限。外部融资主要有两种:一是非正规金融,即通过熟人、私人钱庄等融资。不需要抵押,有些甚至不需要正式借款合同,简便快捷,但是利率高、不规范,有风险隐患。二是正规金融,包括农信社(或改制后的农商行)、村镇银行、邮储银行、农业银行、农发行。其中农信社投放贷款占50%以上,手续简便,但利率较高;五大国有银行和农发行虽有支持,但办贷程序复杂,效率较低,贷款总额和支持合作社数量均不大。

(三)农民合作社融资中的制约因素

一是内控机制不健全。农民合作社虽有监事、财务管理等制度,但基本流于形式。风控基本靠人而非制度,运作中存在制度执行不力、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不到位等问题。二是财务管理不规范。大多数农民合作社没有专职财会人员,财务报表不完善,无法掌握真实经营情况;无纳税报表,纳税申报采用按月定额包干制度,不能反映合作社真实销售情况。三是抵押担保落实困难。多数合作社可抵押资产少,大棚等固定资产变现难,难以符合金融机构贷款担保条件。有些农村土地确权、产权价值评估及交易中心建设等基础性工作还未完成,无法办理抵押。四是抗风险能力弱。合作社总体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经营管理水平不高,生产附加值低,销售渠道窄,市场竞争力弱,抗风险能力差。

二、农发行的支持实践及下一步支持重点

近年来,农发行以间接批发贷款支持为主,探索直贷模式,对促进农民增收、农业提质增效和城乡融合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间接支持

龙头企业带动模式。农发行推动产业化龙头企业与合作社、农户等结成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贷款给龙头企业,以合作社为抓手,推动其建立生产加工基地,组织农产品统一生产经营,提供产供销一条龙社会化服务。比如农发行山东省分行自2003年累放贷款19.4亿元持续支持山东滨州中裕食品有限公司。中裕食品有限公司的控股公司与20个农民共同出资1500万元成立了中裕谷物专业合作社。合作社与乡政府签订土地流转合同,流转土地6.5万亩,建立中低筋小麦良种繁育基地;与周边农户签订订单合同,采取“三免一加”的优惠政策(免费供种、播种、收割,加价10%收购),采用智能机械和现代农业技术统一播种、施肥、收购,每亩每年增收340元,惠及35万农户,带动204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

统贷共管模式。农发行甘肃省分行与庆阳市环县政府深化银政企合作,形成“农发行+国有公司+龙头企业+合作联合社+合作社(基地)+贫困户”的产业扶贫联合体,由国有公司承贷,政府、农发行、国有企业、龙头企业对贷款资金共同监管。以环县湖羊养殖合作社为例,农户以扶贫资金入股湖羊养殖合作社,多家合作社联合入股成立众成湖羊养殖示范专业合作社联合社,联合社入股国有公司环县高坡童子羊产业有限公司。龙头企业中盛公司为合作社提供技术管理、生产资料统购、产品统销服务。农发行对国有公司统一贷款,合作社统一配置生产资料和羔羊、统一管理、统一回收成羊并销售给龙头企业。资金回笼后,国有公司对合作社使用贷款资金代扣代划统一偿还。2019年4月,农发行甘肃省分行采取这种模式向环县高坡童子羊产业有限公司发放2.9亿元产业扶贫贷款,间接支持142个湖羊养殖合作社,有望带动660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致富。

产业基金引导模式。农发行推动政府设立产业基金等,按照基金数额10倍投放贷款,政府推荐合作社名录,由农发行从中筛选支持。2016-2018年,农发行黑龙江省分行采取粮食信用保证基金模式,累放贷款2800万元给哈尔滨东官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支持收购玉米2.6万吨,576个入社农民获得了分红。

支农转贷模式。农发行与地方中小金融机构签订合作协议,批发资金给合作银行,合作银行按农发行要求筛选合作社进行贷款支持、贷后监管及贷款本息收回。2015年起,农发行浙江省分行与10多家银行合作,累放支农转贷32.6亿元,至2019年5月末,支农转贷余额22.05亿元,支持各类小微企业、合作社等农业新型经营主体7400多户。

(二)直接贷款支持

至2019年6月底,农发行向12个省的46家农民合作社发放贷款51笔,贷款余额1.65亿元。分布地域上,主要集中在西北和东北。合作社从事行业上,农林牧渔业占60.8%,批发和零售业占30.4%,制造及服务业占8.7%。从贷款额度看,单笔借据最大金额为2000万元,最小为10.5万元,单一客户最大借款金额为2500万元。从贷款期限来看,短期流动资金贷款(1年以内)占83.3%,中期贷款(2-3年)占16.7%。从贷款利率看,近70%的贷款实行基准利率,其余贷款利率上浮不超过15%。

(三)下一步支持重点

农业政策性金融支持农民合作社是政治任务,是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农发行将结合自身实际和职能定位,有规划有步骤地支持各类农民合作社。领域上,重点支持农业短板领域,优先支持生猪养殖和冷链物流等薄弱环节,逐步向农产品深加工、现代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等延伸。地域上,重点支持农业主产区和特色农业产区、现代农业产业园区、政府增信机制覆盖区域和农业保险制度建设较为完善的区域。行业上,以种养业为基础,以农业新业态为方向,优先支持为合作社服务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企业。成长阶段上,初级阶段重点支持国家示范合作社、有实力的合作社联社,扶贫带动作用显著、订单稳定、有龙头企业带动的合作社;随着合作社的发展壮大,拓展支持省级、地市级以至县级管理规范、经营良好的示范合作社。

三、需要配套政策支持

要加强支持农民合作社制度机制的顶层设计,政府各部门、社会各界要支持农民合作社,形成支持合力。

政府要主动作为。要加快合作社规范化建设,建立全国统一的合作社信用体系,完善农业保险(再保险)体系、担保体系。地方政府要主动协调融资及信贷监管问题,推动建立金融风险补偿资金、农业政策性担保公司。加快完成土地确权登记、集体资产核算、产权交易服务体系建设,为开展农村产权抵押融资创造条件。

给予贴息等财政政策支持。经初步测算,如不考虑税收成本,农发行合作社贷款保本利率为农发债收益率加300个基点。如果按照市场较低利率贷款给合作社,至少需要财政部门给合作社100个基点的利息补贴。

给予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支持。农民合作社总体处于发展初级阶段,难以承受较高的市场贷款利率,建议人民银行给予农业政策性金融低成本资金支持。农民合作社贷款风险较大,建议监管部门对农民合作社贷款给予较高的风险容忍度,同时适当降低风险权重和拨备计提比例。

(作者刘定华 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战略规划部总经理)